钢材77资讯网

王连忠: 2022年钢价将前低后高

中国冶金报中国钢铁新闻网记者何惠平报道

日前,熔冶钢铁工业研究院首席专家、全联冶金商会荣誉会长王连忠接受《中国冶金报》记者专访,分析2022年中国钢铁市场走势。

王连忠表示,2022年,我国经济发展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国内政策重提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推动跨周期调节,基建发力,货币开启宽松周期,有利于钢铁行业稳中求进,对冲市场不利影响。

他预计,钢铁需求总量短期有向下调整压力,但不会出现断崖式下降。在钢铁需求结构方面,房地产行业、基建、制造业“三架马车”分化。2022年,钢铁原材料将进入宽松窗口期,价格重心整体下移。从价格周期看,2022年钢材市场价格将呈现前低后高走势。

王连忠认为,房地产行业调整政策底已到,但还没有到市场底部。房地产行业在今年第2季度是否能够确认短周期市场底部,对钢材市场价格乃至全年的经济增速至关重要。基建投资发力,货币流动性宽松,将能够在2022年上半年对冲房地产行业调整的影响,并在房地产行业短周期触底回升后,为钢铁市场带来一轮上升行情。

他指出,2022年经济发展总基调是稳中有进,今年钢铁行业政策将延续2021年主基调,严控新增产能,推动行业绿色低碳高质量发展。钢铁企业需要在应对市场风险、提高集中度、碳素流程优化再造和碳管理体系建设、提高能效比等方面做好布局。

钢铁需求总量

从基准路径向可持续发展路径转轨

王连忠认为,在现有技术和经济发展路径的基础上,将钢铁消费量演进路径作为基准路径,“双碳”要求作为可持续发展路径,建立钢铁需求量预测模型。国内钢铁需求总量从基准路径向可持续发展路径转轨,短期有向下调整压力,但不会出现断崖式下降;中期趋势水平稳定在9亿吨~10亿吨;长期趋势水平逐渐下降至8亿吨。

2021年,国内粗钢表观消费量为99283万吨,同比下降4.3%;粗钢产量为103279万吨,同比下降3.0%;生铁产量为86857万吨,同比下降4.3%;钢材产量为133667万吨,同比增长0.6%;钢材出口量为6689.5万吨,同比增长24.6%;钢材进口量为1426.8万吨,同比下降29.5%。

据熔冶钢铁工业研究院(熔冶钢铁工业研究院由国家级经济专家、国家部委专家、钢铁行业老领导和专家、大数据企业组成,致力于探讨钢铁工业发展规律,为政府和企业提供智能服务和行业发展趋势分析成果等方面的支持与帮助)调研分析得出,2022年,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增大,房地产行业调整,预计国内粗钢表观消费量为9.77亿吨,同比下降1.7%;粗钢产量为10.15亿吨,同比下降1.8%;生铁产量为8.37亿吨,同比下降3.6%;钢材净出口量为4000万吨。

他表示,长期来看,经济增长持续拉动钢材需求,人均钢铁消费量与人均GDP(国内生产总值)的关系表现为S型曲线。人均钢铁消费量随着人均GDP上升而持续上升,越过中等收入和发达经济体门槛后进入平台期,增速下降,绝对量达峰,而后逐渐回落。国内经济从中等收入经济体向发达经济体转变,并受碳达峰、碳中和长期约束,两个因素叠加将引导钢铁消费量增速在趋势水平上变缓,进而在总量上降低。

基准情景

2001年~2021年,以房地产行业和基建为钢材需求的主要驱动力,国内粗钢表观消费量从2亿吨升至10亿吨。其中,2014年~2015年,国内经济增速下挫,钢铁行业衰退,粗钢表观消费量降至长期趋势水平之下。2016年~2017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后,钢铁行业进入大型景气周期;2019年~2021年,粗钢表观消费量超出了长期趋势水平。

基于2001年以来历史数据,2030年、2050年经济增长和人口增长预期,2022年~2050年钢铁需求的基准路径下:

(1)人均粗钢表观消费量长期趋势水平为0.65吨/人~0.75吨/人,2030年为0.68吨/人,2050年为0.73吨/人。

(2)单位GDP粗钢消费强度从0.09吨/万元~0.1吨/万元下降至2030年的0.061吨/万元和2050年的0.036吨/万元。

(3)粗钢表观消费量长期区间为9亿吨~10亿吨,2030年为9.6亿吨,2050年为10亿吨。

可持续情景

钢铁行业发展的基准路径受到资源和环境的约束,特别是在“双碳”背景下,行业高质量发展并积极转变为节约型经济模式,提出了提高钢铁原材料使用效率、延长钢铁产品寿命周期的长期要求,钢铁需求总量将加速从基准路径向可持续发展路径转轨。

基于2022年~2050年,钢铁需求的可持续发展路径下:

(1)人均粗钢表观消费量的趋势水平为0.58吨/人~0.66吨/人,2030年为0.66吨/人,2050年为0.58吨/人。

(2)单位GDP粗钢消费强度从0.09吨/万元~0.1吨/万元下降至2030年的0.059吨/万元和2050年的0.028吨/万元。

(3)粗钢表观消费量长期处在8亿吨~9.2亿吨,2030年为9.2亿吨,比基准情景的9.6亿吨减少4000万吨;2050年为8亿吨,比基准情景的10亿吨减少2亿吨。

据以上分析,王连忠判断,从中长期来看,综合基准情景和可持续情景的预测,国内钢铁需求总量将从基准路径向可持续路径转轨。国内钢铁中期需求稳定增长,2022年~2030年粗钢表观消费量趋势水平为9亿吨~10亿吨;长期需求下滑,2030年~2050年粗钢表观消费量从基准情景的9亿吨~10亿吨下降至可持续发展情景的8亿吨~9亿吨。

短期来看,房地产行业超出趋势水平的繁荣正在经历供给侧调整,钢铁需求总量向基准水平回归,粗钢表观消费量、单位GDP粗钢消费量等指标有向基准水平修正的压力。

房地产行业调整持续

基建发力,制造业持稳

2022年钢铁需求结构发生变化,房地产行业、基建、制造业“三架马车”出现分化。

2022年房地产行业持续调整。

本次调整的根源是房地产行业长周期衰退,经济增长长期动力结构性转换,2020年8月份房地产行业再融资“三条红线”政策是催化剂。由于房地产行业的韧性,2020年~2021年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经济刺激措施直到2021年中才出现显著调整,但是这一调整的剧烈程度,不论是从土地、销售、新开工、竣工等指标来看,还是从资金来源等指标来看,均远超出预期。

从趋势水平看,房地产行业下行趋势并未被打破,土地、销售、新开工、竣工、资金来源等指标2021年12个月移动平均值的同比增速并未触底。特别是房地产行业资金压力较大,经营端销售回款持续负增长,存量美元债遭遇美联储缩表和加息。

房地产行业正在经历供给侧调整,预计在2022年第2季度以后确认短周期触底。市场出清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不可避免出现一定程度的风险。本次调整的政策目标是保障市场合理需求得到满足,化解系统性风险,而需求端受到房价下行预期的压制。

2022年基建将是稳定增长动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跨周期调节的重要工具。

2020年~2021年以来,财政政策的主要目标是应对疫情,保障民生,减税降费支持经济主体。但2021年财政政策对基础设施支持力度不足,基建投资零增长,增速低于制造业,也低于房地产行业。

今年基建投资较2021年将有明显扩张,节奏前置。2021年12月份中央政治局会议和中央工作经济会议明确“稳增长”为主基调,适度超前开展基础设施投资。今年第1季度~第2季度基建投资将有显著高增长,1.5万亿元的专项债额度提前下达,1.4万亿元的专项债结转资金为基建提供了充足的预算内资金保障。

2022年,绿色基建、新基建、保障房建设是主要发力点。

(1)电力行业:在“双碳”目标下,煤电受到抑制,主要发力方向是光伏、风电等新能源电力,以及特高压、储能。

(2)交通行业:重点是城市圈的城际铁路、城市轨道交通、冷链物流。

(3)水利行业:建设城市管网,应对水旱灾害。

(4)新基建:主要是5G、数据中心、工业互联网。

(5)保障房建设:城市老旧小区改造和保障性住房。

2022年国内制造业整体持稳,或温和回升。

2021年下半年,国内制造业周期下行,工业增加值增速下滑,工业企业营业收入和利润增速下降。2021年11月份以后,政策纠偏,预期改善,制造业出现了企稳迹象,但是库存调整并未完成,工业库存持续上升至高点。

2022年初PPI(生产价格指数)见顶回落,库存水平在PPI引导下预计在第2季度见顶,启动去库存。“稳增长”措施扩张需求,“稳预期”措施扭转较弱的预期,避免价格大幅下行,并伴随着工业增加值在第3季度回升,国内制造业全年持稳或温和回升。

2022年,美国、欧洲、日本等发达经济体也将面临增长放缓局势。美国的产出缺口(新订单-生产)大幅度下降,显示需求增长见顶。国际货运指数高位回落,显示供应链改善。国内出口将难以维持高增速。但由于美国的库存周期尚在顶部区域,国内出口韧性将持续。

2022年国内外货币政策分化,

有望出现流动性宽松和汇率下行的组合

2022年,国内外货币政策将加速分化,国内进入宽松窗口期,美国进入加息周期。

疫情发生以来,国内和国外经济周期分化,国内率先摆脱疫情冲击,支撑了2020年~2021年国外因供应链的冲击引发的进口需求增加,宏观经济和货币政策率先实现正常化,库存周期领先美国2~3个季度。2022年,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通货膨胀压力较小,货币政策进入宽松周期,预计出现流动性宽松和汇率下行的组合,社会融资增速达11%以上。国内货币流动性最差的阶段已经结束,正处在宽松窗口期,有空间对冲美国加息周期的不利影响。

2021年下半年,国内需求趋势下行,叠加房地产行业严厉的监管政策,国内货币增速、社会融资增速、人民币贷款增速持续下行。

2022年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增大,PPI大概率见顶回落。货币政策适时宽松,节奏前置,体现跨周期调节思维,降息、降准有必要,也有空间。货币供应量(M2)增速、社会融资规模增速,按照实际GDP增速+CPI(消费者物价指数)的基础上适度宽松,预计增速在11%以上。2021年以来,人民币名义有效汇率和实际有效汇率显著上升,随着美国缩表加息,汇率也有下行空间。

美国制造业库存周期处在顶部阶段,在宽松货币政策和大规模财政救助政策的催化下,通货膨胀上升至长期历史高点,就业市场显著紧张,工资和物价螺旋上升。2022年,美国加息预期升温,美联储政策立场转“鹰”,将加速缩减购债,最早加息时点在3月份,预计加息3~4次。

美国进入加息周期是全球经济最大的“灰犀牛”,将对新兴经济体产生冲击,也会对大宗商品价格带来不利影响。国内货币政策适时宽松,节奏前置,流动性宽松和汇率下行的组合,将有利于消解美国加息周期引发的市场波动。

钢铁原材料进入宽松窗口期,

价格重心下移

2022年,钢铁原材料将摆脱供需紧张状态,进入宽松窗口期,价格重心整体下移。

铁矿石市场供应量将保持稳中小幅增长,国内需求量小幅度回落,海外需求量上升趋缓,国内库存接近历史高位。综合供需、库存来看,铁矿石市场供需进入宽松周期,价格重心下移,回到合理区间。

焦炭市场供需端紧张边际改善,供应量小幅上升,需求量小幅度下降,但是库存水平处于低位,成本支撑较强。在煤焦钢的产业链上,铁矿石和煤焦相对强弱发生系统性改变。

铁矿石市场进入宽松周期

2019年~2020年,铁矿石低成本产能增量有限,铁矿石和钢铁产能周期并不同步。2021年下半年,国内经济下行,钢铁需求衰退,叠加钢铁限产,铁矿石价格深度调整,至2021年11月份在预期改善、钢厂库存回补的驱动下,铁矿石价格回升。

2022年,主流矿山产量增量2400万吨左右。由于疫情影响,澳大利亚替代项目的增量、巴西产能恢复项目进展不及预期,低成本铁矿石供应增量有限。力拓、必和必拓的新项目为产能替代项目,FMG的铁桥项目将于2022年底投产。淡水河谷预计铁矿石年产能到2022年底有望达到3.7亿吨,同比增长3000万吨。

非主流矿和国内矿主要位于成本曲线中后端,对价格比较敏感,是市场的边际变量。2022年,非主流矿发运预计持稳,当价格在100美元/吨以下时,发货量将受到影响。国内矿的供应量基本在2亿吨~3亿吨,在提高产业链、供应链安全水平的政策下将有一定增长,当价格在100美元/吨以下时,供应受到抑制。

中期看,铁矿石低成本供应将呈现增长态势。澳大利亚产能替代,巴西淡水河谷恢复至4亿吨产能,非洲新项目开发将对铁矿石高成本供应产生挤出效应。

2022年国内铁矿石需求下降,国外需求增长有限。2021年下半年,铁矿石港口库存持续上升,接近历史高位,2022年面临去库存压力。

从品种结构上来看,铁矿石经历了持续去库存,当前库存水平偏低,反映了对供需宽松的预期。

综合供需、成本、库存来看,铁矿石市场供需进入宽松周期,价格重心下移,但不会回到超低价格水平。

焦炭市场供需紧张边际改善

2020年~2021年是焦炭产能置换高峰期,新投产进度不及预期,焦炭和钢铁产能周期也出现了不同步的情况。在供应端方面,澳煤进口管制,蒙古煤受疫情扰动,叠加碳中和背景下全球性传统能源危机,焦炭和煤炭价格一度升至历史高位,政策干预后大幅回落,整体价格水平难以回到低位区间。

2020年焦炭产能净减2500万吨,2021年净增2600万吨。2021年,焦炉开工率平均在85%以上,2021年下半年受能耗双控、全球传统能源供应不足、钢铁需求下滑影响,焦炉开工率最低水平也在80%左右。同期,高炉平均产能利用率为83%,下滑时段一度低至75%。2022年,预计焦炭产能增量为1200万吨,供应的主要限制因素是焦炉开工率。北京冬奥会、环保政策阶段性扰动焦企生产,在“稳增长”要求下,能耗双控的影响减弱。

因此,从焦炭供需端来看,与铁矿石市场类似,2022年焦炭市场供需紧张边际改善,价格重心下移。但是,焦炭市场与铁矿石市场的库存和成本两个方面有所不同,焦炭市场价格波动率更高,成本支撑更强。

短期来看,焦炭库存处在超低水平。2021年,焦炭库存总体上处于低位。独立焦企的焦炭库存在2021年10月~11月份市场坍塌时段短期堆积,而其他时段持续处在历史低位;港口焦炭深度去库存化,维持在历史低位水平。同铁矿石市场相比,焦炭市场在低库存状态下,缺乏“蓄水池”缓冲,焦炭价格波动率较高。

中期来看,焦炭市场成本支撑较强。2021年,焦煤供应紧张,澳煤进口受限,蒙古煤进口受疫情扰动,俄罗斯、美国、加拿大煤进口增长较快。全球传统能源危机催生动力煤价格飙升,焦煤价格大幅上涨,至2021年11月份政策干预下深度回调。2022年,煤炭保供压力缓解,焦煤、焦炭价格将低于高峰时水平,但是难以回到低位水平。在碳中和背景下,煤炭作为化石能源供应端,其约束力始终存在,投资在趋势水平上压减,而需求端在新能源全面替代化石能源之前,有阶段性增长要求,焦炭价格有较强的成本支撑。与之相比,铁矿石市场低成本供应在中期呈现上升态势,在印度需求放量之前,格局不会有太大变化。在煤焦钢产业链上,铁矿石和煤焦的相对强弱发生了结构性的变化。在成本竞争力上,具有铁矿石成本优势的沿海钢厂与具有煤焦成本优势的内陆钢厂之间的差别将缩小。

2022年钢价重心下移,

将呈前低后高走势

从估值水平来看,国内经济增速下行,房地产行业持续调整,钢材需求下滑,2022年钢材市场价格难以恢复到2021年高峰时段水平。但是也要看到成本支撑,钢材市场价格难以回到超低价格水平。

从价格周期来看,2022年,钢材市场价格将呈前低后高走势。房地产行业的调整,已经看到政策的底部,但是还没有看到市场底部。如果房地产投资全年零增长,需要基建投资至少在10%以上,才有可能保持5%以上的经济增速。房地产行业在2022年第2季度是否能够确认短周期市场底部,对钢材市场价格乃至全年的经济增速至关重要。市场普遍预计,美国会在2022年3月份开始进入加息周期,力度可能会加大,对整个外部经济环境带来不利影响,更需要国家政策层面的支持。

基建投资发力,货币政策流动性宽松,将能够在2022年上半年对冲房地产行业调整的影响,并在房地产行业短周期触底回升后,为钢铁市场带来一轮上升行情。

笔者预测的风险有两方面:一是房地产市场在今年第2季度是否能够完成触底;二是美国进入加息周期后,对全球大类资产价格的冲击是否会超出预期。

建议钢企加强碳素流程优化

及碳管理体系建设

王连忠表示,2022年,钢铁企业需要在应对市场风险、提高集中度、碳素流程优化再造和碳管理体系建设、提高能效比等方面做好布局。2022年,经济发展的总基调是稳中有进,为党的二十大召开创造良好经济氛围,不出台降低经济增长动能的政策。钢铁行业政策将持续2021年主基调,严控企业新增产能,推动企业绿色低碳高质量发展。钢铁行业碳核算方法和碳配额政策规定将出台,开展配额核定工作,预计2023年纳入碳市场,开展履约。钢铁企业要利用好基建发力、货币政策宽松的有利环境,应对市场价格风险。

王连忠进一步表示,钢铁企业要在提高集中度、合理布局上采取行动。规模较小的企业,要在品种、成本控制上提高竞争力;要对碳素流程优化再造和碳管理体系建设采取行动,为企业绿色低碳管理工作奠定基础;要提升能效比,为降低能源成本、减少碳排放量奠定基础。

最新相关

密切关注9月PMI透出的三大信号

贺宗春9月份,国内宏观经济出现一些新的信号,能耗双控、限电、"地产暴雷"、出口疲弱、汽车缺芯等诸多经济上行的压力被逐步放大。钢材市场刚过"金九","银十"能否再现、价格能否平稳等问题持续困...

"双碳"或致我国金属矿业格局重塑?

左更如果按每吨金属计算二氧化碳排放量,我国钢铁行业吨粗钢排放量仅1.46吨、折合标煤543千克左右,低于据世界钢协计算的吨钢二氧化碳排放量1.89吨的平均水平。从金属单吨能源消耗上看,由于近年...

争夺铁矿石定价权,路在何方?

左更2021年7月15日起,铁矿石价格一改前7个月的疯狂向上格局,呈单边下跌行情,至2021年9月13日,普氏铁矿石价格指数由222.3美元/吨下跌至122.6美元/吨,价格跌幅接近45%。至此,铁矿石价格也完成了...

铁矿石价格将漫漫寻底

江秀霞2021年铁矿石需求回顾及明年展望2016年以来,我国持续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出"三去一降一补"任务。其中,补生态环保建设的短板对我国钢铁行业近、中、长期发展的影响不容忽视。在"双碳...

铁矿石港存积压价格仍有下行动力

央视财经《经济信息联播》栏目报道显示,作为钢铁的基础原材料,铁矿石的价格自今年7月中旬以来一路走低,4个月的时间跌幅超50%。11月以来,更是受下游成品钢材市场影响,价格大幅下滑。业内人士表...

"暴跌"下的黑色系商品未来行情猜想

左更国庆节后,受国家对房地产行业、能源行业宏观调控的影响,以钢材为代表的黑色系商品价格全线下挫。根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钢材价格指数,10月8日~11月16日,全国五大类钢材品种价格平均下降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