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材77资讯网

"双焦""盛宴"能否持续? --2022年上半年我国煤焦市场分析及后市展望

•今年上半年,炼焦煤市场(吕梁,A9.5、S0.6、V20、G>90)平均价格上涨至2739元/吨,较2021年同期1637元/吨的均价上涨超67%。

•当前炼焦煤价格处于历史高位,但考虑到产业链利润分配的合理性、产业发展的持续性,这一居高不下的价格从长远来看不可持续,未来必将在国家以及产业各方的协同努力下,逐步回归至合理区间。

2022年上半年,我国钢铁行业整体负重前行。国家统计局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22年1月—5月份,我国金属矿业完成营业收入71933.3亿元,完成营业利润2867.6亿元,行业利润率4.0%,同比下降近27%。其中,黑色金属行业整体利润为1138.8亿元,同比下降55.8%,行业利润率仅为2.9%,当期全国金属矿业利润的贡献不足40%。

在黑色金属行业中,1月—5月份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营业收入为37533.6亿元,行业利润为802.0亿元,利润率仅为2.1%,利润同比下降近65%;黑色金属矿业实现营业收入2087.6亿元,实现营业利润336.8亿元,行业利润率为16.1%,利润同比下降13.8%。同期,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我国共生产生铁3.61亿吨,同比下降5.9%;累计生产粗钢4.35亿吨,同比下降8.7%。

上半年,受不断反复的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我国消费需求下降,我国钢材下游消费市场整体弱行。截至6月30日,我国五大类钢材品种以及钢坯价格震荡下行,最新价格已经基本下降至2020年末的价格水平。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统计,截至6月30日,我国钢材品种中,冷轧类钢材价格同比降幅最大,超过8%;线材类钢材价格同比降幅最小,只略高于2%(见表1)。

在钢材价格相对疲软而原料价格相对高涨的整体格局下,2022年上半年,我国钢铁行业利润大幅缩水。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计算,2022年1月—5月份,我国累计行业吨钢利润仅为184元,远低于2021年411元的水平,仅高于2015年几近全行业亏损状态下的历史低点(见图1)。

那么,谁应为钢铁行业的亏损买单?原燃料是否为“罪魁祸首”?本文将对此展开深入分析。

上半年主要原燃料价格坚挺导致钢企生产成本居高不下

2022年上半年,我国钢铁行业生产所需的主要原燃料价格居高不下,推高钢企生产成本,导致钢企利润偏薄乃至亏损。

市场统计数据显示(见表2),今年上半年,普氏铁矿石价格指数(CIF中国主要港口,干基,不含税)平均价格为139.8美元/吨,较2021年同期180.0美元/吨的价格下跌超过22%。同期,我国硅锰市场(内蒙古,Mn60Si14)平均价格为7474元/吨,较2021年上半年6255元/吨的价格上涨超过19%。我国不锈钢生产所必需的镍(LME3个月,电子盘,收盘价)上半年均价为30153美元/吨,较2021年同期17463美元/吨的价格上涨近73%;高碳铬铁(Cr60C8)平均价格达到9250元/吨,较2021年同期8305元/吨的价格上涨超过11%。与此同时,中国焦炭、焦煤市场再现“盛宴”,今年上半年,中国市场焦炭(临汾,准一级)平均价格为3240元/吨,较2021年同期2403元/吨的价格上涨近35%;炼焦煤市场(吕梁,A9.5、S0.6、V20、G>90)平均价格上涨至2739元/吨,较2021年同期1637元/吨的均价上涨超67%。

由于在钢铁长流程生产工艺中,每生产1吨粗钢需要消耗1.6吨铁矿石和约450千克焦炭,而其他燃料(如喷吹煤)、铁合金量相对较少,因此,仅从数据涨跌情况上看,2022年上半年再次上演的“双焦”“盛宴”,成为钢企利润下降的关键因素。

焦炭也在经历压产亏损的阵痛

按照上半年铁矿石、焦炭及其他原料平均价格计算,2022年上半年我国铁水平均成本约3360元/吨,由此粗略估算的上半年钢坯平均成本为4050元/吨,折算含税成本为4577元/吨,与上半年钢坯市场售价基本相当。换言之,今年上半年,我国钢铁生产如按各环节独立计算,粗钢前的工序几乎没有利润。同时,根据数据计算的2022年上半年吨粗钢成本中,铁矿石与焦炭的成本占比基本达到1∶1。由于铁矿石在上半年“巧妙”地扮演了炼钢原料中唯一价格下行的角色,焦炭成为备受诟病的品种,要求焦企降价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单独从上半年焦炭(临汾,准一级)价格变化来看(见图2),确实焦炭超35%的价格涨幅推高了钢企成本,但如果与炼焦煤的价格变化对比观察的话,由于炼焦行业每生产1吨焦炭需要1.3吨的炼焦煤,按2022年上半年炼焦煤2739元/吨的平均价格计算,焦炭的生产成本应在3560元/吨,高于焦炭3240元/吨的市场价格,可见炼焦企业实际入不敷出。

从焦煤与焦炭的用量转换比上看(见图3),2022年上半年,我国炼焦行业焦煤比仅为1.18,远低于1.3的行业标准。由于炼焦煤价格始终高企且涨幅超过焦炭,焦炭企业始终处于亏损或濒临亏损的状态。据局部市场调研,目前国内部分中小焦企已经停产。

炼焦煤价格处于历史高位亟待回归到合理范围

能源保供稳价政策使得煤炭产量自2021年起或连续两年创新高。自“十二五”以来,煤炭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断深入,加之2018年后,我国环保政策日趋严格,导致煤炭产量受到较大限制。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见图4),2010年我国煤炭产量为34.3亿吨,2013年达到39.7亿吨,2016年下降至34.1亿吨,2020年恢复至38.4亿吨。2021年以全球突发能源危机为背景,在国家能源保供稳价的政策导引下,我国煤炭产量增加至40.7亿吨。根据国家发展改革委对2022年下半年的能源工作部署,2022年中国煤炭产量或创历史峰值(在43亿吨左右)。

数据显示,“十三五”期间,全国累计退出煤矿5500处、退出落后煤炭产能10亿吨/年以上,在淘汰落后产能的同时,全国煤炭供给质量显著提高。截至2020年底,全国煤矿数量减少至4700处,而全国煤矿平均单井规模由每年35万吨增加到每年110万吨,增长214.3%。煤炭生产开发进一步向大型煤炭基地集中,目前我国14个大型煤炭基地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96.6%,8个主产省区原煤产量超亿吨,仅山西、内蒙古两省区的产量合计就接近55%。行业集中度的提高有利于我国在关键时刻迅速提产,保障能源供给安全。

伴随着我国工业化进程的加快,2015年后我国能源需求及消耗总量逐年增加。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能源消耗折合标准煤52.40亿吨,较2020年增加2.6亿吨标准煤,同比增长5.2%(见图5)。

与此同时,随着我国经济的转型发展和能源结构的不断优化,煤炭占一次能源的消费比例持续降低。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见图6),2010年—2021年,全国煤炭消费占一次能源消费的比重由近70%下降至56%左右。但是由于我国工业化进程较短及历史能源结构的原因,2010年—2021年煤炭始终占据着我国能源消耗总量60%以上的份额。2021年下半年后,由欧洲天然气危机引发的能源危机波及我国,在国家相关部委出台的政策指导下,我国煤炭产量迅速增加。

炼焦煤属于我国较为稀缺的煤炭品种,产量并未随原煤炭产量同比例增长。炼焦煤包括气煤、肥煤、焦煤、瘦煤,是煤变质作用的产物。在我国煤炭资源总量中,炼焦煤占比仅略高于25%;气煤储量约占炼焦煤总储量的50%左右;优质煤种的主焦煤和肥煤合计占炼焦煤总储量的35%左右。伴随着我国钢铁工业长流程生产工艺对焦炭刚性需求的增长,我国炼焦煤需求量节节攀升。2006年前,我国还是炼焦煤的净出口国,自2006年起,我国炼焦煤出口量大幅减少,而进口量则不断上升至最高7500万吨以上(见图7)。

根据焦炭产量推算自2010年以来我国炼焦煤的需求量(见图8),可以看出,自2010年以来的12年时间内,我国焦炭的年均产量为4.50亿吨,折合炼焦煤需求量约5.85亿吨/年。近5年的焦炭年均产量为4.6亿吨,折合炼焦煤需求量5.95亿吨/年,而近5年的焦煤进口量为年均6700万吨,推算的国内炼焦煤供给量平均在5.3亿吨/年左右。我国炼焦煤由于自然禀赋的限制,炼焦煤的提产产能有限,因而产量提升潜力弱于动力煤。

行业调查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炼焦煤(原煤)产量约为12.5亿吨,仅较2020年增长了1%,落后于煤炭行业整体近6%的增长速度,按洗出率40%~50%(即2.2吨原煤洗出1吨精煤)的比例计算,2021年国内炼焦煤(精煤)产量仅5.6亿吨左右,基本与2020年产量相当,增长仅数百万吨。同时,从行业调研数据上看,目前我国煤炭新增产能中,炼焦煤新增产能仅3000万吨原煤,折合炼焦煤精煤量1300万吨左右。

我国钢铁生产工艺决定了粗钢生产对焦炭保持着绝对数量的刚需。炼焦煤是炼焦的主要原料,疫情影响下的蒙古焦煤难以有效输入,俄罗斯炼焦煤目前进口受到阻滞,我国不得不转为国内焦煤采购为主,供给端与需求端不配套的局面容易刺激炼焦煤价格的上行(见图9)。

根据2018年—2022年上半年分阶段统计的均价看(见图10),当前炼焦煤价格处于历史高位,但考虑到产业链利润分配的合理性、产业发展的持续性,这一居高不下的价格从长远来看不可持续,未来必将在国家以及产业各方的协同努力下,逐步回归至合理区间。

结语

焦炭(炼焦煤)与铁矿石是我国钢铁企业长流程炼钢工艺中的主要原料,目前在钢铁生产中的成本占比已经达到1∶1左右。铁矿石价格的居高不下和炼焦煤价格的大幅上行,致使2022年上半年钢企负重前行,目前大部分钢企已呈亏损状态。因此,面对整体形势,产业链各方应增强大局意识,落实国家保供稳价要求,共同维护产业链健康发展。钢铁行业则应坚定信心,加强自律,形成合力,关注炼焦煤、焦炭行业价格趋势,继续压降目前依然存在极高行业利润率的铁矿石、炼焦煤价格,降低生产成本。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确保我国钢铁行业乃至相关关联行业平稳发展,达成国内相关行业互赢互惠、共同发展的目标。(左更

最新相关

提高认识 为"双碳"护航

孔昭近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见》(下称《意见》)印发,从中央层面制定印发意见,对碳达峰、碳中和这项重大工作进行了系统谋划和总体部署...

弘业期货: 双焦震荡偏强

年底将至,部分地区煤矿产量或有不同程度收紧预期,焦煤市场或将处于供需紧张局面,然近日多地受疫情影响,实施静默管理,部分地区拉运受阻,煤矿报价多相对坚挺,部分煤种存有探涨预期。下游市场情...

广发期货黑色观点11月28日

钢材: 逢高试空。钢厂减产接近尾声,或小幅复产,库存有同比上升压力。虽然国内宽松和稳地产政策不断推出,需求预期转好,考虑到地产销售依然偏弱,往年宽松政策-销售转好-地产流动性恢复-新开工上...

11月黑色系如何演绎?

11月份黑色系的演绎之路在供需双弱、美联储加息预期的影响之下,黑色系经历了10月份整整一个月的下跌走势。但近期以铁矿、焦炭为首的黑色系品种走出了反转态势,11月初行情突然启动,特别是铁矿...

冬储倒计时,如何应对?

冬储倒计时,如何应对?一、冬储简介冬储是指钢贸商在每年冬天以相对便宜的价格从钢厂购入钢材进行储备,以待来年旺季临时出售,从而通过赚取谋取盈利。。从冬储的性质来看,分主动冬储和被动冬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