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材77资讯网

成功跻身千万吨级钢企行列--看普阳钢铁的重组强企之路

中国冶金报中国钢铁新闻网记者刘加军李倩报道实习生常语宁报道“在兼并重组方面,我们起步较晚。我们先是通过内部管理提升,形成了一套管理模式,然后锻炼出一批有管理能力、经营能力的人才,在此背景下逐渐开始对这些钢铁、焦化企业进行兼并重组。”日前,河北普阳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阳钢铁)总经理石跃强在接受《中国冶金报》记者专访时说。

今年8月23日,烘熔钢铁有限公司工商信息完成一系列变更,成为普阳钢铁的控股子公司,普阳钢铁占股达70%;也是在8月份,普阳完成了对邢钢的重组,持股100%。连续两个重组之后,普阳钢铁成功跻身千万吨级钢企行列。

“未来,我们将靠什么实现重组的目的呢?一方面是普阳品牌,包括管理和文化;另一方面是普阳策略,从焦化开始往后推进。”石跃强介绍。

谋定而后动,普阳钢铁正在走出自己的重组强企之路。

普阳品牌:坚持高端定位

“我们的第一座高炉是1992年建设的,2001年筹建炼钢,到2006年与一重合作,上了3.5米宽厚板轧机,真正有了自己的最终产品。总结起来一个是快,一个是定位高。”石跃强介绍。

2004年,大部分的民营钢铁企业主打门槛较低的螺纹钢、线材产品。而第一次上轧材的普阳钢铁,就瞄准了难度很高的中板。

“普阳钢铁的中板项目是2004年筹划、2006年投产的。当时上中板,是个大手笔,老牌的国有企业都怀疑我们能不能上得起来。”石跃强说。

最终,普阳钢铁在董事长郭恩元的坚持下,上马了拥有自动化配置的当时国内先进的中板生产线。

产品定位高端,市场定位同样高端。

“中板生产线投产2个~3个月后就实现了达产。此后,普阳钢铁在瞄准国内市场的同时,也把目光转向了国际市场。2006年10月份我们便开始向韩国、加拿大等国家出口船板。”石跃强说。

普阳钢铁在生产中板之初就关注产品质量,在装备、技术、工艺、管理方面追求卓越,产品先后获得CE欧标认证、八国船级社认证等,出口到美、日、韩和欧洲、东南亚等70多个国家和地区。国内的重庆瑞安大厦、长江鹦鹉洲大桥、郑州兴港大厦等知名建筑也均采用了普阳的中板产品。

此后普阳钢铁又建设了两条中板生产线,以品种钢引领中板发展,脱离竞争激烈的普碳钢市场,转为发展高端品种,形成了普阳钢铁中板品牌。现在,普阳钢铁主要产品有中宽厚板、热轧卷板、冷轧镀锌板、中宽带钢、高速线材、焊管等。

普阳品牌的核心,不仅在于产品,还在于形成了普阳钢铁管理模式和管理创造的低成本、高效益。

石跃强介绍,2014年全国钢铁企业大多亏损,而普阳钢铁的净利润在13亿元左右。

“2013年下半年,公司就开始抓降成本工作,2014年实现利润约13亿元,这其中有9亿元是通过降成本得来的。因此,河北省号召企业来普阳钢铁对标,后来还有不少外省钢企来对标学习。这让普阳钢铁成为业内的焦点,进入品牌的第一方阵。”石跃强介绍。

据悉,普阳钢铁是邯郸地区的纳税第一大户,连续多年吨钢效益排在业内第一。2012年,普阳钢铁提出了生产、供应、销售、运输、用户“五位一体”市场快速反应机制。2014年,该公司导入阿米巴经营理念,2017年阿米巴经营初见成效,2018年开始全面践行;2019年提出深入学习华为“以客户为中心,为客户服务,为客户创造价值”的服务理念,计划用2年~3年让普阳服务形成品牌竞争力。

2020年,该公司实现利润54.83亿元,实现税收20.15亿元;截至去年底已累计上缴税金超过200亿元。

“河北省武安市有14家钢铁企业,我们的纳税额度占总量的53%以上。吨钢纳税我们是第一,利润排在前二名。品牌和文化实力,是未来普阳钢铁发展的内在竞争力。”石跃强介绍。

普阳重组:谋定而后动

近来,普阳钢铁兼并重组动作不断。石跃强介绍,普阳钢铁在重组方面起步较晚,但现在他们已做好准备,为重组打下良好的基础。

“我们认为,如果普阳钢铁本部管理水平上不去,即使是兼并其他企业,也不见得能够干好,所以这两年普阳钢铁一直在抓内部管理。”石跃强介绍。

近年来,普阳钢铁先后引进了精细化管理、阿米巴管理,并进行了创新,形成普阳钢铁的经营管理模式,锻炼出了一批有管理能力、经营能力的人才。积蓄了管理和人才能量的普阳钢铁,从上游焦化开始了自己的重组之路。据介绍,2020年,该公司通过借款、入股、控股,将山西省晋中市左权县某焦化厂吸纳为普阳钢铁的焦化厂,而后又在山西襄垣整合了250万吨的焦化产能。另外,该公司还积极整合邯郸市峰峰矿区等地7家焦化厂,目前正在办理手续。“整合后,普阳钢铁每年将可生产700万吨的焦炭,而焦炭是钢铁不可或缺的原料。”石跃强介绍。

焦化整合之后,普阳钢铁将钢铁规模做大。石跃强介绍,近期,普阳钢铁先后对邢钢、烘熔钢铁进行整合。“为了做大做强钢铁板块,普阳钢铁未来将继续兼并重组。”他说。

对于邢钢和烘熔钢铁的下一步发展,石跃强认为,目前的首要任务是把成本降下来,提升效益。“这两家企业的系统盈利能力相对较弱,设备管理、人员管理、产品结构等都处于较低水平,未来都要逐渐走到普阳钢铁的产品发展路子上来。”石跃强说。

最新相关